-

[]

曹操喊我去盜墓

“頭風病?”

吳良心中暗想。

據他所知,曆史上的曹老闆的確患有頭風病,此事不但在正史中有所記載,便是《三國演義》那樣的小說中也同樣有所演繹。

而且他的頭風病存在了很長時間,基本上就是在他迎了獻帝之後開始出現,接著便伴隨了他一生直至二十多年後去世。

因此吳良有理由判斷,曹老闆這頭風病雖然令曹老闆十分痛苦,但其實並非什麼致命的疾病,最後曹老闆在六十六歲時去世,也並非因為這折磨了他一生頭風病,從他臨死前的所寫《遺令》可以看出,曹老闆不是病故,而是壽終正寢,而六十六歲在這個時代已經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長壽之人了。

“有才,隨便坐吧,我忽感頭痛欲裂,彷彿刀子在頭中攪動一般無法自持,便不起身迎你了。”

見到曹昂與有才,曹老闆自然不會與自己的親兒子客氣,隻是對吳良擺了擺手,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虛弱的笑意。

“明公何故如此?”

吳良麵露關心之色,走近一些問道。

“我也不知,此前雖也出過類似的情況,但疼痛並不似這次這般激烈,持續時間也並不長,往往歇息半個時辰便不再痛了,唯有這次疼痛令我難以忍受,而且已經持續了一整天,直到現在才略有減輕的跡象。”

曹老闆一邊說著話,似是疼的有些抓狂與懊惱,竟將手握成了拳狀,在頭上砰砰的重敲了兩下。

曹昂見狀連忙走上前去說道:“父親,還是教我為你揉一揉吧。”

“嗯……”

曹老闆微微頷首。

曹昂隨即伸出手用兩根指頭按住了曹老闆的兩個太陽穴,而後順時針打起了旋輕輕揉動,如此曹老闆的頭痛症狀似乎得到了一些改善,略微輕鬆的閉上了眼睛。

吳良也並不打擾,隻是心中仍在暗自思索與曹老闆這“頭風病”有關的曆史。

他立刻想得到便是華佗。

華佗是東漢末年著名的醫學家,與對後世醫學界影響極大的“醫聖”張仲景齊名,被後世尊之為“外科鼻祖”。

隻因他發明瞭世界史上最早的麻醉劑——麻沸散,並借用“麻沸散”的藥效給病患施行腹部手術,開創了全身麻醉手術的先例,這種全身麻醉手術,在中國醫學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醫學史上也是罕見的創舉。

他也是天朝古代醫療體育的創始人之一,他創造的“五禽戲”在後世依舊被人們津津樂道,據說對強身健體、延年益壽有著莫大的好處。

還有傳說中的醫學著作《青囊書》,《三國誌》中記載此書“可以活人”。

可令人感到遺憾的是,無論是“麻沸散”,還是“五禽戲”,又或是《青囊書》全都已經失傳,這不僅僅是考古界的損失,同時也是天朝百姓的巨大損失。

而神醫華佗最終的下場也同樣令人無比惋惜。

並不像《三國演義》中所寫的那般,曹老闆因為頭風病教華佗醫治,而華佗告訴曹老闆需要使用斧頭將頭顱劈開才能醫治,以至於曹老闆懷疑華佗並不是想醫治他,而是想將他害死,因此痛下殺手。

正史中的記載是:

曹老闆因為頭風病請華佗前來給自己做私人醫生,華佗卻找藉口說自己離家太久想要回家看看,結果一去不回。

曹老闆再派人去請,華佗又以妻子生病為藉口,多次請求延長假期。

之後曹老闆便三番五次寫信讓華佗回來,甚至下詔令郡縣征發遣送,可華佗始終隻是尋找各種理由拖延,遲遲不肯上路。

最後曹老闆終於失去了耐心,派兵前去檢視:如果華佗的妻子真的病了,便賜小豆四千升,放寬假期期限;如果華佗是故意拖延,就將他逮捕押送。

結果,華佗果然是再說謊拖延。

於是曹老闆徹底怒了,立刻命人將他押解回了許昌,以欺君之罪和不從征罪將他下了大獄,後來有人為華佗求情,曹老闆卻說:“天下就冇有這種無能鼠輩嗎?”,從此再不找華佗為自己醫治,將他害死在了獄中。

臨死之前,華佗還曾想將《青囊書》送給對他照顧有加的獄卒,可惜那獄卒膽怯不敢接受,最終華佗隻能忍痛將《青囊書》付之一炬,從此徹底失傳……

如今曹老闆的“頭風病”已經開始影響他的正常生活。

那麼他應該很快就要開始考慮醫治的問題了吧?

所以,華佗可能也快要被征召來了麼?

這相對於正史而言,應該是提前了的,隻是不知華佗的命運會不會因此也發生一些改變?

吳良內心自然是不希望華佗像史書記載的一樣如此輕易的被曹老闆殺害的,這樣實在是太不值當了。

但每個人的立場與個性都不一樣。

吳良覺得不值當的事情,華佗卻未必便能夠認同,再加上吳良已經經曆了太多符合“曆史必然性”的事情,他完全有理由懷疑,哪怕曹老闆與華佗提前相遇,如果冇有外力介入的話,華佗最終可能還是會以各種藉口不給曹老闆看病,曹老闆最終也還是會將華佗投入大獄害死……

唯一值得慶幸的則是。

吳良此前就一直在防著此事,從來不在曹老闆麵前顯露他那算不上醫術的“醫術”,因此如今曹老闆的“頭風病”顯露了出來,也不會想到要他來幫忙醫治。

否則吳良本來是真心幫不上忙,卻有可能曹老闆誤會成見死不救,那可就真的好玩了……

正當吳良想著這些的時候。

曹老闆的疼痛終於在曹昂的按摩之下緩解下來,不過依舊閉著眼睛,開口對吳良問道:“有才,你方纔應該失去見了那個什麼什麼國前來覲見的使者,如今馬不停蹄的前來見我,應是有什麼拿不定主意的事情稟報吧?”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明公。”

當時曹昂也在場,之後曹老闆問起來他也能夠說得清楚,因此吳良不需要說的太細,隻是長話短說道,“邪馬台國的使者此行乃是為了尋找徐福的下落,就是秦朝時出海為始皇嬴政尋找長生不老藥的徐福,原來徐福出海之後到達了倭國,並在倭國居住了下來,後來得知秦朝被大漢取而代之,他便又生出了落葉歸根的念頭,於是乘船出海返回了我國。”

“不對吧?”

曹老闆終於睜開了眼睛,提出了此前已經有人提出過的質疑,“徐福出海之事距今已有數百年之久,就算他後來又返回了我國,也斷然無法活到現在,除非他真的得到了長生不老藥,已是不死之身……他找到了?!”

“不好說。”

吳良微微搖頭,正色說道,“邪馬台國的使者也並不知道長生不老藥的事情,但他卻說徐福到達倭國之後曾遭人行刺身受致命之傷,可是最終卻並未死去,因此他猜測徐福到達倭國之前可能便已經是不死之身了。”

“嗯……”

曹老闆沉吟片刻,又抬頭看向吳良道,“有才,依你所見,這個什麼什麼國的使者所言是否可信?”

“老實說,我並不相信什麼長生不老,若是天底下真有長生不老的辦法,那麼自古以來聖人智者不計其數,為何冇有一人活到現在?何況那些追求長生不死的人,也全都未得善終,始皇嬴政便是如此。”

吳良將自己內心的說法說了出來。

其實這也是在有意無意的降低曹老闆的期望值,免的曹老闆開始追求長生不老藥,到時候受罪的可就是吳良自己了。

何況他是真不相信這種事情,就算之後他可能會與奇力童一同前去徐福返迴天朝之後可能隱居的地方查探,也並不指望能夠找到活著的徐福,而是為了尋找徐福的陵墓……四百多年前的人,到了現在可不就隻能躺在陵墓裡了麼?

曹老闆不置可否的問道:“那麼劉協對於此事是何態度?”

“劉協並未當場表態,不過長公子卻是與我心有靈犀,已經將此事攬給了我。”

吳良答道,“無論此事是真是假,這都是《太史公書》與《漢書》中不曾記載的事情,我若是能夠親自前去驗證此事,便可將所見所聞編入我的史書之中,令後世對此事有一個確切的瞭解。”

“既然如此,此事便由你負責到底吧,若是查出了什麼及時報我便是。”

曹老闆微微頷首。

“諾。”

吳良施禮。

“若是真找到了徐福,他又果真還活著的話,不論你用任何手段,都要將他帶回來見我,我要活的。”

曹老闆緊接著又道。

果然,哪怕是曹老闆對長生不老亦是多少有些想法,僅憑吳良那麼幾句話,還無法完全消除他內心之中的期望。

“若是如此,這絕對是震驚古今的大事,我定會妥善處置,絕不教明公失望。”

吳良拱手配合道。

……

自曹府出來,吳良並未立刻再去找奇力童,而是返回了自己府上。

接著便像是全然忘了這件事一般,該吃吃該喝喝,終日逍遙快活好不自在。

終於到了四天之後。

“公子,有一個自稱邪馬台國使者的矮人帶著一名女子前來求見,如今正在府外等待。”

典韋快步從外麵進來,拱手對吳良報道。

“終於沉不住氣了。”

吳良卻像是早有所料一般,笑嗬嗬的對典韋說道,“請他們進來吧,我在客堂與他們相見。”

“諾。”

典韋應了一聲,便出去請人。

而吳良則不緊不慢的將鮑柔叫進來幫助自己更換了一身比較正式的衣物,接著又不緊不慢的去往客堂。

等他到的時候。

奇力童與呼麵前案幾上的茶水已經冇有了熱氣。

不過他們臉上卻並未露出絲毫的不耐之色,見到吳良還是連忙站起身來躬身施禮。

“坐吧,不必拘謹。”

吳良擺了擺手,徑直走向主位。

“多謝吳太史。”

而奇力童與呼則是在吳良坐下之後,才終於直起身來,小心翼翼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得不說,倭國人在這些禮節方麵還是做得十分到位的。

不過吳良並不會因此便對他們生出太多好感,身為一名來自後世的穿越者,他早就對倭國人“知小禮而無大義,畏威而不懷德”的做派有所瞭解,這種做派可並非隻是在一戰二戰的時候,自古便已經出現在了天朝的史書之中。

“你們來府上求見於我所為何事?”

吳良笑了笑,若無其事的開口問道。

“?”

此話一出,奇力童頓時如鯁在喉。

這問的是什麼話?

前幾日在朝堂之上,大漢的天子陛下不是命你協助我尋找秦之徐君的下落麼?

我這已經一連等了好幾天,實在等不來你,這纔不得不主動上門拜訪,結果你居然是一副完全忘記了模樣……

不過奇力童的反應倒也不慢,很快便調整好了心情,接著施禮對吳良笑道:“貿然前來府上叨擾實在是有些失禮,請吳太史恕罪,其實在下隻是想問問吳太史,前幾日天子陛下定下的事情,吳太史可有什麼打算?”

“陛下定下的事情……什麼事情?”

吳良麵露疑色。

“……”

奇力童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他就冇見過這麼冇溜兒的臣子,居然連天子交代的事都能忘個一乾二淨,不拉出去砍了頭難道留著過年?

“哦——”

結果話音剛落,吳良終於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拍了一下大腿道,“你是說尋找徐福下落的事情吧?此事非同小可,而且我暫時還冇有發現什麼值得追查下去的線索,因此我認為應該從長計議,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你們也不用太過心急,先在這裡住下來,待我尋得確切的線索再動身不遲,免得白白跑了許多冤枉路。”

見吳良完全是一副推諉拖延的態度,奇力童頓時有些急了,忍不住說道:“怎會冇有線索?大漢現存的一些史書中不是清楚的記載了許多與秦之徐君相關的資訊麼?”

“有麼?”

吳良卻不動聲色的道,“我書讀得少,伱且說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