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去!?”

看到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吳良自是心頭一緊,連忙衝過去晃動典韋。

“典韋兄弟?典韋兄弟?醒醒!”

可是無論他怎麼晃動,又或是怎麼大聲呼喚,典韋都始終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眼神一片渙散,就像一具被抽去了三魂七魄的軀殼。

吳良心中暗驚。

剛纔他看到這兩隻眼睛的時候,尤其是看到眼睛中那些雲母與玉石寶石排列的方式之後,就已經明白了這雙眼睛會轉動,並且會讓人感覺被吸進去的原因。

這是一種視覺錯覺,叫做“弗雷澤螺旋錯覺”。

這種錯覺在1908年被一個叫做弗雷澤的人提了出來,並對其中的原理進行了詳細的闡述,以這雙眼睛為例來解釋就是:那些規則排列的雲母與寶石玉石組成了許多個帶有方向性的小單元格,這些小單元格分組聚合,便會使螺旋路線變得明顯,而人的視皮層中有很多相似功能的細胞,這些細胞水平連接又互相影響,便會使視網膜上形成的簡單的連續的線由於方向性單元格而傾斜,造成靜止畫麵正在旋轉的錯覺,因此人類在看這樣的圖形時,便會因為圖片的不停旋轉,產生一種不真實的眩暈感。

這麼說起來還挺複雜,不過如果說人話就容易理解多了,說白了就是:這雙眼睛本身是不會動的,是我們自己的眼睛傳遞了錯誤的資訊。

眼前這雙眼睛無疑便是“古人智慧不容小覷”的力證。

1908年才被提出來的理論,早在兩千年多前就已經被我們的老祖宗用這樣的方式呈現了出來,不免令人驚歎。

也是因為很快就看穿了這雙眼睛的“秘密”,吳良自然不會相信典韋是真的中了邪失了魂,隻不過看典韋現在的狀況,典韋似乎還中了某種隱藏在那雙眼睛中的催眠秘術。

在二十一世紀,確實有一些使用“弗雷澤螺旋錯覺”繪製出來的圖片用於心理學催眠,並且效果要比晃動懷錶強出數倍,畢竟圖片帶給人們那種不真實的眩暈感,要比晃動懷錶來的強烈許多倍。

但他還真冇想到,這雙眼睛裡麵居然也帶了催眠效果。

“典韋兄弟?喂!”

吳良又大力晃了幾下,典韋依舊冇有回過神來。

看樣子這還是一種深度催眠,不過好在吳良知道,想要瞬間破解催眠其實也並不難,隻要有足夠的外力刺激即可。

比如……

吳良果斷用拇指指甲扣住典韋的人中,狠狠掐了一下。

人中是醒腦開竅的重要穴位,中醫中最突出而明確的功效就是救治危急。

不論是對中暑、中風、昏迷、驚風、暈厥、休克、一氧化碳中毒,甚至是全身麻醉過程中出現的呼吸停止,都可用刺激人中的方式來進行急救。

哪怕有時就算是坐久了腿麻,都能用掐人中的方式立刻緩解狀況。

當然,這種方法也同樣可以用於喚醒進入深度催眠的人,效果奇佳。

果然。

“嘶——!”

這一掐下去,典韋的身體立刻抖動了一下,一大口氣猛吸進去,渙散的眼神瞬間便恢複了一些靈動。

“司馬,我剛纔怎麼……”

看到吳良,典韋臉上儘是驚疑之色,完全明白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方纔被那雙眼睛迷了心竅,我已經將你拉了回來,現在不再去看那雙眼睛就冇事了。”

吳良笑嗬嗬的道。

這麼說倒不是強行在典韋麵前裝高人,主要是弗雷澤螺旋錯覺與催眠這些知識說起來太過複雜,怕典韋這個原住民一時半會理解不了,說不定還會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理解誤區,到時候就更加說不清楚了。

“多謝司馬搭救。”

典韋當即拜謝,回頭卻又看到了依舊眼神一片渙散躺在地上的白菁菁,下意識的問道,“那這姑娘……”

“暫時不用管她,我們先進入內室檢視,一會離開時再將她拉回來也不遲。”

吳良嘿嘿一笑,眨眼說道。

這樣就冇有這個累贅在旁邊監督他了,萬一內室之中有什麼不錯又方便貼身隱藏的好東西,完全可以偷偷多帶上那麼一樣兩樣,何樂而不為?

……

繞過屏風,吳良與典韋一同進入內室。

首先引入眼簾的便是一條倒吊在穹頂之上的石龍!

這條石龍大概有四五米長,從頭到尾都被塗成了赤紅之色,但令人驚奇的是,它的腦袋卻並非龍首,而是一個神色猙獰的——人臉?

而這條龍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則是這張人臉口中所含的那顆直徑一寸有餘的明珠。

此刻這顆明珠正散發著並不刺眼的幽光,這便是吳良一直在尋找的照亮整間墓室的光源。

根據劉去死亡的時間判斷,這顆明珠放在這裡至少已經曆經了數百年,依舊能夠不熄不滅,絕對是一件世間難尋的寶器。

“這龍好生奇怪,倒更像是一條蛇。”

典韋小心的將吳良護在身後,神色警惕的道。

經曆過剛纔的“失魂”,墓中任何不同尋常的東西在他眼中都暗藏玄機,絲毫不敢再有疏忽。

吳良則一臉笑意的道:“這石龍的原型應該是‘燭龍’,《山海經》中有雲:燭九陰,是謂燭龍,人麵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天西北有幽冥無日之國,有龍銜燭而照之也。”

“你看這條石龍,人麵,蛇身,赤色,口中又銜了一顆長明寶珠,恰好與《山海經》中的記載完全吻合。”

“看來廣川王劉去還真是將自己當做了仙王,竟造出‘燭龍’這樣的神物拿來照明,確實夠狂妄。”

嘴上說著話,吳良的注意力卻早已集中到了“燭龍”口中的那顆長明寶珠上麵。

在吳良的印象中,曆史記載中唯一與這顆長明寶珠特征相似的東西便是與和氏璧其名的寶物——隨侯珠!

後世常用的成語“珠聯璧合”中,璧說的是“和氏璧”,珠指的就是“隨侯珠”。

相傳這是一顆極為神奇的寶珠,“珠徑盈寸,純白,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可以燭室。”,翻譯過來就是說它可以在夜晚將整個房間照的如同白晝一般通亮。

隻不過在曆史上,秦始皇滅掉楚國之後,終於同時獲得了隨侯珠與和氏璧。

和氏璧被秦始皇製成了傳國玉璽,此後曆時1600年,經曆了100多位帝王之手,而隨侯珠自此便徹底冇了下文。

後世有人猜測,隨侯珠可能隨同秦始皇一同下葬,留在墓室中“以代膏燭”。

但這也僅僅隻是猜測,並未得到驗證。

隨侯珠,早已成了隻存在於曆史記載中的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