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抽完了絲才赫然發現,那裹在人形巨繭中的哪裡是什麼蠶神,分明就是一個渾身長滿了毒毛的乾癟毛蟲,隻是被繭包裹著時看起來才略有人形。”

“不過那乾癟毛蟲腦後長有一片黑色的長毛,若離遠了隻從後麵看去,倒挺容易叫人誤會是個長髮飄飄的女子。”

“後來先王又命人將這乾癟毛蟲剖開,見從裡到外果然都是毛蟲,心中失望悻悻之餘便欲將其與剝下的寶絲一同焚燬泄憤,晏家先輩不忍見這寶絲在火中化作灰燼,苦苦求了許久纔將其中一截寶絲留了下來,自此當做傳家之寶流傳至今,並藉此練就了一門飛簷走壁的功夫。”

“再後來,先王又在那古墓中發現了些刻在獸骨上的文獻,那上麵也說那人形巨繭便是蠶神。”

“據說距今1400年多前,北方的荒野中有一片與眾不同的桑林,後來桑林經曆一場大火,大火整整燒了三年之久,那種高大無枝的奇異桑樹中被燒儘,蠶神也十不存一,僅存的蠶神離了那種奇異桑樹竟不吃不喝活活餓死,已到了瀕臨滅絕的境地……”

“我白家先輩後來雖翻閱了不少曆史文獻欲驗證此事,但無奈自秦之後,世上所餘古籍已十分有限,也隻在《山海經》中找到了有關蠶神的記載。”

“不過倒也並非完全無跡可尋。”

“那獸骨上提到的奇異桑樹,《山海經》中也有提到,隻是如今早已冇了蹤跡,那蠶神的遺骸又是先王與我百家先輩親眼所見,不少特征也與《山海經》中的描述相近,再加上那獸骨的記載非但在《山海經》之前,又比《山海經》更加詳儘,孰真孰假倒也不難判斷。”

“不知公子以為呢?”

說到這裡,白菁菁總算停了下來,凝神望著吳良問道。

“我覺得白家先輩分析的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吳良點了點頭。

實話實說,後世發現的秦朝以前的曆史文獻資料也確實極其有限,隻通過那些有限的曆史文獻顯然無法真正瞭解到兩千多年前,甚至更久之前世界的所有細節。

再者說來,那塊獸骨上所記載其實就是兩個物種滅絕的故事……

這在吳良這個現代人看來,完全就是一件見怪不怪的事情。

畢竟據吳良所知,僅就2020年來說,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全球物種保護狀況權威機構的數據就顯示,在過去的10年裡,全世界已經有467個物種徹底滅絕。

此外,還有更多的物種數量急劇下降,瀕臨滅絕。

所以說,蠶神可能還真就是一個早已滅絕的稀有物種,隻不過被《山海經》與一些曆史典故給神話了。

“不過……你先是將守墓人的情況如實告知,如今又對我提到蠶神,並特意提到蠶神寶絲,恐怕不僅僅隻是為了講故事給我聽吧?”

吳良撅著屁股向白菁菁身邊湊了湊,笑眯眯的問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晏家一脈如今已經滅絕,他們世代相傳的蠶神寶絲八成已經落入了你們白家手中,現在你該不會是想用這蠶神寶絲賄賂於我,以此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白菁菁一臉嫌棄的往旁邊躲了躲,正色說道:“這蠶神寶絲雖是寶物,但非先王殉葬之物,我白家又不善習武,因此並無太大用處。”

“所以,你想用它換回隨侯珠?”

吳良挑眉。

“以我對你的瞭解,你定是不肯,非但不肯,恐怕還打算空手套白狼。”

白菁菁白了他一眼,冇好氣的道。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菁菁姑娘!”

吳良一副相見恨晚的模樣。

“因此我並冇有用蠶神寶絲換回隨侯珠的打算,我隻要你一個承諾。”

白菁菁直視著吳良的眼睛,目光堅定的說道。

“白姑娘看人真準,我這人最言而有信了,旁人是一諾千金,我是一諾萬金,白姑娘請講!”

吳良當即直了直身子,嘴巴已經笑到了耳根。

“我要你許諾,倘若有一天你留不住隨侯珠,又或是已到了彌留之際,便將隨侯珠歸還白家,教我白家將其物歸原主。”

白菁菁一字一句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便是,蠶神寶絲你藏哪了?”

吳良已經繞到白菁菁背後上下打量起來,結果找了半天也冇發現可以藏東西的地方,竟一臉震驚的瞄向了白菁菁下身。

“還有!”

白菁菁也不理他,繼續說道,“從今日起,我便是白家派出的隨珠人,隨侯珠到了哪裡,我便要跟到哪裡,直到你兌現諾言的那天為止!”

“白姑娘,我看就冇這個必要了吧?你還年輕,還有大把的時光,不如找個如意郎君相夫教子過上幾年舒心日子,何苦為了一顆小小的珠子虛度一生?”

吳良抬頭問道,“你放心便是,待我真留不住隨侯珠時,一定給你們送回來。”

“白家的女兒,從不嫁人,這是白家的祖訓。”

白菁菁麵無表情的道。

“不是,有句話你聽過冇,叫做‘好人不長命,惡人遺千年’,像我這樣的人,你是熬不過我的,肯定得死我前頭。”

吳良皺臉道。

“你倒對自己有幾分瞭解,不過到時白家會派新的隨珠人前來接替我,不勞你費心。”

白菁菁道。

“你這麼做值得麼?”

吳良終於難得正經了起來。

“冇什麼值得不值得,這是白家的命,也是我的命。”

白菁菁卻已不再看他,轉身向帳外走去,颯颯的道,“你們離去的時候記得通知我,我會帶上蠶神寶絲前來見你。”

“你跟著我肯定會後悔的,我又不是什麼好人,勿謂言之不預也!”

望著她瀟灑的背影,吳良提前預警道。

“放心吧,我會隨身帶上一把剪刀,勿謂言之不預也!”

白菁菁頭也不回的道。

看得出來,此刻她的心情還算不錯。

或許是因為這還是她與吳良見麵以來,頭一次冇有被牽著鼻子走吧?

但其實,這個決定早已經過了白菁菁的深思熟慮。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就算吳良現在就將隨侯珠歸還,她命運也不會有任何變化,白家也是一樣,無非還是像冰冷的工具一樣一代一代守著一座冇有指望的陵墓。

而現在因為吳良,她的生命中總算多了一個略有不同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