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曹老闆的二公子是誰,吳良自然是知道的。

並非許多人認為的曹丕,而是劉夫人留下的三個子女之一——曹鑠。

據曹丕自述,曹昂戰死的時候他才10歲,也就是說曹昂比他大10歲以上,而曹昂生母劉夫人早逝,曹昂很小的時候就被丁夫人撫養,那麼依次推理,曹鑠便應該是曹老闆的次子,並非曹丕。

當年劉夫人去世之後,曹老闆隻將曹昂與曹旎(清河公主)交給丁夫人撫養,曹鑠則交由卞夫人,也就是曹丕與曹植的生母,未來的武帝卞皇後撫養。

不過曹鑠也是個命苦的孩子。

曆史上雖然受到曹老闆的寵愛,又比曹昂與曹旎年紀略小一些,但卻在反倒病死在了曹昂戰死之前……

有時命運就是如此令人唏噓……要不怎麼說曹丕運氣就是好呢。

曹老闆長子曹昂早早戰死,次子曹鑠早早病死,最被曹老闆看好的曹衝也早早病死,唯一能活著與他爭奪繼承權的曹植,又偏偏是個關鍵時刻頻頻因為飲酒掉鏈子的酒鬼……這根本就是天命所歸啊。

等等!

吳良忽然意識到一個可怕的問題,曹鑠不會現在就要病死了吧?

曆史記載,曹鑠病死應該是在建安初年,也就是曹昂戰死前一年……

但考慮到吳良來了之後已經有不少事情發生了改變,許多事都提前了,曹鑠提前病死貌似也並非完全冇有可能。

若是如此。

吳良這次提前預警確實有功,但曹老闆也可以同時認為,曹鑠正是因為這次遷徙才染上疾病早亡,如此功過真就未必能夠相抵。

“看過了,城內醫師說或許是瘴癘,這病他也無法醫治,隻開了幾個方子為二公子吊命。”

吳良正想著的時候,親衛擦了把臉上的汗,低頭回道,“可二公子服下湯藥後並無起色,反倒愈發嚴重,我等已將那醫師捉了起來,聽候發落。”

“走,先去看看。”

吳良終於不再耽擱,連忙起身與親衛一同趕往曹府。

所謂“瘴癘”,其實就是後世俗稱的“瘧疾”。

若是瘧疾,他倒確實有辦法能治。

這倒不是因為他什麼都懂,而是因為後世發生過一件當時舉國振奮的事。

一位女士通過萃取的方式取得對抗瘧疾的特效藥物——青蒿素,成為國內首位獲得諾貝爾醫學獎與諾貝爾科學類獎項的科學家。

這個新聞當時在國內引起了轟動,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吳良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而據這位女士自述,她能夠取得這麼高的成就,竟是受到了一部叫做《肘後備急方》的醫學古籍中所記載的一副治療瘧疾的方子啟發:“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儘服之。”

不過《肘後備急方》是東晉時期的古籍,現在還冇出現。

因此現在的醫師無法治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現在方子已經有了,隻需先去確定一下曹鑠的症狀便可嘗試醫治。

治好曹鑠必定又是大功一件。

但重點並不是這個,而是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出手,才能完全避免曹家人將他當做“神醫”,畢竟這年頭“神醫”可不好當啊……

……

曹府。

見到吳良這個“最不受歡迎”的人到來,曹家人自然冇有給他什麼好臉色。

尤其是曹老闆的正室丁夫人,幾乎從他進門開始便在不停的用眼睛剜他,若非曹鑠危在旦夕,她可能都不會讓吳良進門。

已經見過麵的曹旎不愧是丁夫人教出來的女兒,連眼睛剜人的姿態都一般無二。

“emmm……”

忽略掉一家子十分不友好的眼神,吳良仔細看過曹鑠的情況之後,終於確定他患上的就是急性瘧疾。

這病在後世“青蒿素”萃取成功之後早已不是什麼難以醫治的疾病,但放在這個時代,搞不好就是很容易要人命,尤其像曹鑠現在的虛弱狀況,真就有可能活不成了。

但略微沉吟了一下,吳良微微皺起眉頭,立刻開啟了胡說八道模式:“恕我直言,二公子這哪裡是患病,分明是中邪了。”

“中邪?”

聽到這話,丁夫人總算不再剜他,而是麵露疑惑之色問道。

“見過丁夫人,末將雖不便向夫人袒露平日為使君處置何事,但以末將長年與死人打交道的豐富經驗可以斷言,二公子並未患病,隻是不慎中了邪。”

吳良再次展現語言的藝術。

一方麵可以讓曹老闆知道自己嘴很緊,另一方麵又將曹鑠的病偷換了概念。

既然不是病,那麼即使他治好了曹鑠,也完全與醫術冇有任何關係。

可謂一舉兩得。

“鑠兒一直與我們在一起,為何會莫名中邪?”

作為曹鑠的仰慕,卞夫人一臉焦急的問道。

“見過卞夫人,請問夫人,你們一路自陳留趕來鄄城,可曾有在星夜中趕路?”

吳良不答反問。

“自是有的。”

卞夫人答道。

“那麼星夜趕路時,可曾有經過亂墳崗?”

吳良又問。

這個年代處處都是亂墳崗,不論小路還是官道解釋如此,根本無法避免。

“也是有的。”

卞夫人又道。

“這就對了。”

吳良微微頷首,終於說道,“二公子正是星夜經過亂墳崗時被孤魂野鬼所侵,因此才中了邪氣。”

話音剛落,一旁的曹旎便已經走上前來,冇好氣的說道:“還不都是你這壞人害的,若非你蠱惑我堂兄小題大做,我們又怎會星夜趕路?”

結果說著說著,小丫頭便又忽然哭了起來,轉身撲入丁夫人懷中:“母親,你一定要想辦法救回鑠兒弟弟。”

“旎兒聽話,不哭。”

丁夫人與卞夫人皆是眼眶微微泛紅,一邊安撫著曹旎,丁夫人又看向吳良:“你既然看出鑠兒中了邪,可有解救之法?”

“回夫人的話,若能將體內邪氣驅除,二公子便可起死回生。”

吳良點了點頭,“恰好末將祖上傳下一曲神調,具有驅除邪氣之功效,若夫人信得過末將,末將便回去準備一番,稍後過來為二公子驅除邪氣。”

這時的神調,說白了就是跳大神。

民間傳說曹丕未來的妻子甄宓,也就是後來的文昭甄皇後,便極為擅長此道。

而且據說甄宓還是天下聞名的美人,姿貌絕倫,就連曹植也對他有所愛慕,那篇為後世津津樂道的《洛神賦》便是為她所寫。

emmm……這樣的妙人,一定要去接觸一下,好不好看沒關係,主要是想與她切磋一下神調之道。

想想甄宓公元183年出生,現居鄴城,目前也就11歲的樣子,距離嫁給首任丈夫袁熙還有幾年功夫,倒是可以稍微等等再去。

等一下,我會產生這樣的想法,與曹賊何異!?

再等一下,我現在好像就是曹賊一員……

“真的?”

聽了吳良的話,曹旎卻是瞬間止住哭聲,回頭一臉希冀的望著吳良,“你若果真能救回鑠兒弟弟,我便再也不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