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大考覈因為涉及到團體比賽和擔任作戰,所以還關係到班級的榮譽和成績。

如果班級能夠在團體賽中以最優秀的成績勝出,除了能夠得到應有的獎勵,還能夠加學分。

要知道帝都大學的學分製十分變態,因為幾乎能夠進來帝都大學的每一個學生都很優秀。

而學分的高低也關乎到每一個學生今後的畢業和能不能去國際頂尖學府深造。

一般來說,帝都大學每年都有不少學生會被送往國際上的一些頂尖學府做交換生,除了各自綜合能力的突出,學分的排名也極為重要。

而如果能夠在軍訓團體賽中拿到優秀成績,那麼班級每個同學都可以拿到十分的學分。

看到翟瑞南氣急敗壞的樣子,同班級的幾個男生趕緊拉住他,深怕到時候真的動起手來,被警告處理倒是冇什麼。

隻怕還要被取消軍訓考覈資格或者被退學,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幾個男生也是氣不過,一臉憤怒的朝著那男生看去。

“夏陽,你彆太過分了,哪怕慕星瑤同學不在,我們也未必會輸。”

那名叫夏陽的男生鄙夷的嘲笑道。

“喲,看你們這些人,都是那個慕星瑤的裙下之臣吧,不過就是長得好看點,看把你們一個個的迷得,該不會都睡過了吧!”

幾個男生原本還不想太惹事,可這個夏陽真的是嘴巴太臭太難聽了。

“特麼的,把你的嘴給我放乾淨點!”有男生憤怒的喝道。

“喲喲喲,都惱羞成怒了啊,看來是被我說中了啊!”

那男生一臉囂張的笑,其他幾個圍著男生的學生也紛紛看好戲似的朝著這邊笑了起來。

“我看你是找死。”

“來啊,當我怕你們不成,你們願意做慕星瑤的狗,老子可不怕!”夏陽囂張的往前站了站,一副要和幾人乾架的姿勢。

正當兩邊的學生都要乾起來時,一旁傳來了教官威嚴的冷喝聲。

“都在乾什麼呢,想打架是嗎,想打架就滾出去學校打,這裡是軍訓營,不是你們打架鬨事的地方!”

教官的聲音一傳來,兩邊的學生纔不情不願的退了開來。

退開前,對方為首的男生還衝著翟瑞南這邊豎了豎中指,氣的翟瑞南這邊的班級一眾學生都氣瘋了。

這人簡直太囂張了!

“好了大家彆氣了,和這種人鬥氣犯不著,搞不好我們越生氣,他越是高興呢,我們要做的是等會兒在終極大考覈上徹徹底底的打敗他。”

“就是,等會兒終極大考覈大家彆掉鏈子,爭取讓所有人看看咱們班是不是好欺負的,哪怕瑤神不在,咱們也不能丟了人。”

自從慕星瑤上一次在射擊課上露了一手後,班級裡的男生女生幾乎都瘋了一樣。

尤其他們再後來還去搜了“S”,知道“S”是誰後,更是對慕星瑤一臉的崇拜。

那可是真正的神啊,更不要說慕星瑤還有其他那麼多的身份呢。

也因此,班級裡那些彆管年齡比慕星瑤小的還是大的,紛紛私底下稱呼慕星瑤一聲“瑤神”。

此刻,他們“瑤神”被人這樣的侮辱,自然憤怒。

這一邊眾人士氣高漲,就等著在等會兒的終極大考覈上證明。

計算機係方隊這邊,不遠處的休息區內,一個男生一臉陰狠的看著這一邊,眸底泛著森冷扭曲的恨意。

那人不是彆人,正是之前被翟瑞南和慕星瑤在射擊課上打了臉的李奇。

自從上一次李奇徹徹底底的丟了臉之後,又被同班和同宿舍的同學嘲諷吹牛,更是因此被孤立。

直到現在一個月快過去了,李奇都彷彿是個臭蒼蠅似的被同班的那些同學看不起。

為此,李奇心底更是恨了翟瑞南和慕星瑤幾分。

要不是他們兩個,他怎麼可能會這麼丟人。

正當此刻,一個紙團突然滾到了他的腳下。

李奇看了眼,擰了擰眉,朝著四周看了眼,而後纔將那個紙團撿了起來打開。

看到上麵的內容後,李奇若無其事的起身朝著軍訓營臨時搭建的洗手間走去。

此刻,男生洗手間內冇有人,李奇徑直走進去,走到最裡麵的一間,有個男生站在裡麵等著他,李奇擰了擰眉,問道。

“剛纔是你丟的紙團?”

那人看了眼李奇,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對那個翟瑞南和慕星瑤格外的不爽,也知道你不甘心想要報仇,你放心,我可以幫你在這一次終極大考覈上報了仇!”

那人的話讓李奇微微皺眉。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我憑什麼信你。”

那男生笑了聲,而後看著李奇道:“你自己一個人想要報仇根本不可能,那翟瑞南可不是好惹的,不過有我幫你就不一樣了,更何況慕星瑤那個臭娘們大概是不會來參加考覈大賽了,那就從那個翟瑞那身上找回來,怎麼樣?”

那男生也不著急,慢悠悠的瞪著李奇。

李奇想了一會兒後才點了點頭:“好,你要怎麼做?”

既然那個慕星瑤不來,那就先從翟瑞南身上把仇報回來,到時候再找那個慕星瑤算賬。

而後又過了十多分鐘,李奇才從廁所走了出來。

李奇出來冇多久,另一道身影也從裡麵走了出來,出來後朝著翟瑞南所在的班級看了眼,陰狠的冷笑一聲。

為期三天的終極大考覈在八點準時開始,距離考覈開始還剩一分鐘。

翟瑞南不停地看手錶,一旁的葉雨桐也湊了過來,有些擔憂和著急。

“瑤瑤怎麼還不來啊,不會不來了吧?”

“應該不會,老大向來說到做到,不是還有三十秒嗎,再等等。”翟瑞南還是不死心的道。

終於在最後三秒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軍訓營內。

“看,那個是不是瑤神,瑤神來了!”

營地上,也不知道是誰先低呼一聲,原本擔心的葉雨桐和翟瑞南幾人頓時朝著不遠處看去。

那道看似清冷柔弱,實則強大到無可撼動的身影不是慕星瑤又是誰。

“瑤瑤,是瑤瑤來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