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輕塵看著小月月蒼白如紙的臉心痛萬分,怎麼會這樣呢?

修煉到最後就是這樣的悲劇嗎?老天爺何其殘忍。

“隻怕我冇力氣離開了,需要等爹孃他們……”小月月痛苦地看了風雲菱和楚炎洌一眼。

風雲菱和楚炎洌對看一眼,隨即道:“輕塵,你一定要照顧好月月,還有小雷音和小萌萌。”小萌萌是他們的另一個普通女兒。

“不,不要,小月月,我不喜歡看你現在的樣子,我也不想你爹孃死,我娶你!”望輕塵突然下了很大勇氣般說道。

小月月眼睛猛地一亮,然後又黯淡下去道:“叔叔,你真心要娶我嗎?你有一點點喜歡我嗎?雖然你是我的情劫,但不娶我,你又不會死的。”

“不,叔叔怎麼會不喜歡你,不過我現在還弄不清楚這種喜歡,你給我點時間,不過我們可以先成親不是嗎?”

望輕塵連忙急切道,就怕小月月不同意。

“那成親是,是要洞房花燭夜的,夫妻融為一體的,可,可我這樣子……”小月月內心激動。

風雲菱和楚炎洌內心則在狂笑,這一次望輕塵看來真的要栽了。

“我,我來……”望輕塵一張俊臉立刻就火燒起來,不知道為啥,腦海裡的畫麵讓他渾身滾燙起來。

“真的嗎?太好了,那,那我們能快點嗎?我怕我昏迷了就不知道啥滋味了。”小月月又道。

望輕塵立刻抱起她道:“好!我們馬上成親。”說著就抱著小月月跪在了風雲菱和楚炎洌麵前。

“你們兩人不會不同意我娶小月月吧?”望輕塵問道。

“炎洌,感情不能勉強,你可千萬不要為了救我們,而犧牲自己。”風雲菱連忙道。

“不,不勉強,我想過了,我不能失去小月月,是我一直很傻,以為對你的感情太執著,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和小月月在一起的時間比你久得多,我們彼此已經非常熟悉,我真的不能失去她的,她早已經變成我生命的一部分了。”

望輕塵激動地說著,卻不知道小月月已經快忍不住要笑出聲,還給風雲菱眨眨眼睛。

“好吧,我們同意,希望你們成親後能一直幸福快樂。”風雲菱和楚炎洌內心好笑,但臉上也隻能一本正經。

“謝謝,謝謝,我一定會對小月月好的。”說完就抱起小月月消失了。

雲層之上,突然漫天彩霞聚攏,慢慢變成一座美輪美奐的城堡似的,引起地球的老百姓揚起腦袋一個個觀看著,這種天氣異象非常難得一見,更是無數人拍照。

每一張照片都美輪美奐,連科學家都無法解釋這種異象。

“肯定是神仙們有喜事,天空纔會出現這麼喜氣的異象。”大家紛紛猜測道。

突然大片的晚霞猶如煙花一樣,在天空中傾瀉著,婉如七彩的流星,美得讓人們驚歎連連。

同時,大家又發現了另外一個奇蹟,四周的花兒全部綻放開來,妖豔無比,似乎很開心一樣。

風雲菱和楚炎洌看著漫山遍野的花兒一下子開放出來,又看向天空那美輪美奐的一幕,兩人相視一笑。

“我看等望輕塵知道被騙了,小月月就有苦受了。”楚炎洌歎口氣道,“這丫頭真的是調皮。”

“我覺得不會,小月月這麼聰明伶俐,輕塵根本不是對手。”風雲菱笑得開心,老母親的安慰啊。

此刻的望輕塵和小月月在七彩雲端之上,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諧。

兩個老妖精一樣的年輕人食滋知味,纏綿良久良久,而這顯然也是感情的增進劑,讓兩人的愛意越來越深。

望輕塵慶幸自己終於醒悟過來,看著懷中嬌美的女子更是心中憐惜,想到她成長為少女之後的百年生活,每天他都很滿足地看著她精力充沛,歡聲笑語,其實他早不知不覺地習慣有她在身邊了。

嘴角勾起甜蜜的笑容,輕聲低喃:“小月月……”

小月月睜開明媚的眸子,含著羞澀和一絲得逞的狡黠輕喚道:“望叔叔。”

“不要再叫我叔叔了,叫我輕塵。”望輕塵立刻打斷她對他的稱呼,心裡建設好久才接受這種事實的,不過小月月跟他確實冇有任何血緣關係。

“哦,輕塵,你看這個……”小月月拿出那對木偶給他看。

“這是什麼?”望輕塵看到背後的字,很是震驚。

“這是我們命定的姻緣啊,你我本來就是一對。”小月月開心地摟著他的脖子笑道。

望輕塵震驚道:“真的?這個你哪裡來的?”

“當然是我爹留下來的,還有我爹孃一對,一共就兩對,是永世夫妻的緣分。”小月月笑道。

望輕塵很震驚,不過看到小月月的樣子,突然釋然了,緊緊擁住她道:“原來如此,你怎麼不早說呢。”

“不能提前給你看啊,得讓你真正愛我,我也愛你,才能水到渠成,輕塵,我愛你,現在更愛你了,嘻嘻。”小月月摟著他精壯的腰,時不時捏一下,冇想到原來做人類是這麼幸福的事情啊。

望輕塵頓時很動容,俊臉上有點羞澀,看著這個小丫頭心頭暖流湧動,很是甜蜜。

“我也愛你,小月月。”說著低頭深深地吻住了她的誘人小嘴。

良久,小月月訕笑起來道:“輕塵,其實吧,我有件事騙了你。”

望輕塵一愣道:“什麼事?你騙我的事情還少嗎?”說著伸手指指她的翹鼻子。

“那你聽了不能生氣哦。”小月月鑽入他的懷裡。

“好。”望輕塵覺得自己永遠也不會生這個磨人精的氣了。

隨即小月月就把騙他百年情劫的是假的,其實是萬年情劫,風雲菱和楚炎洌也不會這麼快老死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就睜大無辜的眼睛看著望輕塵已經鐵青的臉,突然覺得有點慫,連忙爬起來穿上衣服。

“輕塵,你說好不生氣的。”小月月訕訕道。

“楚輕月!”望輕塵氣得猛地跳起來,就要抓這個小丫頭揍一頓。

小月月趕緊逃,但還是被抓住了衣服,頓時被望輕塵撲倒,伸手就朝著她的小PP揍起來。

“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各大位麵還以為打雷了,但看天空祥雲連綿,貌似不會下雨啊。

“小月月捱揍了。”楚炎洌搖搖頭歎氣。

風雲菱笑得清脆道:“人家兩夫妻耍花槍,你歎什麼氣。”

楚炎洌一愣,隨即摟住風雲菱奸笑道:“那我們也回房耍花槍了。”說著一把抱起風雲菱就跑。

小雷音坐在鮮花盛開的草坪上,看著不管他的爸媽,鬱悶道:“爸媽一點都不擔心我,難道是我太乖了?嗯,肯定是這樣的,阿彌陀佛。”

……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