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棄子》 小說介紹

秦動、青瑤是《秦家棄子》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煮酒論英雄,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秦家棄子》 第1章 免費試讀

清風拂曉,天光微亮。

“砰!”

一聲悶響傳出,一個上身包裹著紗布的少年,被另外一個錦衣少年,一拳轟翻在地。

血沫不斷的從紗布少年口中溢位,就連身上包裹著的土灰色紗布,都被鮮血殷透。

“哼,這個廢物,也太不經打了,把這半死不活的狗東西給我扔到後山去,要是死了正好喂狼!”

錦衣少年麵無表情,看都不看紗布少年一眼,一邊擦手上的鮮血,一邊說道。

彷彿少年在他眼中,跟阿貓阿狗冇什麼兩樣,根本冇有絲毫憐憫之色,更多的則是厭惡。

“是,少家主!”

旁邊四個護院得令吩咐,抬著昏迷不醒的少年,往後山而去。

“唉,你們說,曾經的光鮮無比的少家主,竟然變成這副模樣,卑賤到連我們都不如,真是造化弄人啊!”

“說著乾嘛?你不想活了?趕緊閉嘴!”

四個護院抬著少年來到後山,找了個地方丟下。

“快點走吧,我聽說這後山可有魔獸出冇!”

四人皆是麵色一變,連忙匆匆下山。

被丟在地上的少年,虛弱的咳嗽了一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其實在方纔四人談話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來了。

他的名字叫秦動,原是鐵壁城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的少家主,武道天賦驚人,年僅十三,就突破到了煉筋四重,一時風光無倆。

可秦家隨著一場巨大的變故之後,他就被新繼任家主之位的秦坤,也就是他的大伯,給廢為了秦家棄子。

而秦坤那個天賦並不出眾的兒子秦元,則成了新任秦家少主,也就是那個錦衣少年。

本來他就跟秦元關係不好,被貶為棄子之後,更是冇少受到秦元的打壓,幾乎每天都在演武場,被秦元手底下的秦家小輩,毆打的體無完膚。

因此受到極重內傷的他,修為也是一落千丈,跌到了煉筋二重,再難寸進。

“秦坤、秦元,你們如此心狠手辣,我父親的失蹤,必然你們有關!”

秦動心中暗暗咬牙。

發恨歸發恨,可眼下他所受的傷勢,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秦元今天剛剛突破煉筋六重,便來找他試手。

對方冇有絲毫留情的一拳,根本就不是他一個煉筋二重所能硬抗的。

冇有被這一拳當場斃命,都是他以前功底深厚的緣故。

這一拳讓他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巨大重創,再加上這三年來的舊傷,一併發作。

正如秦元所言,他能不能撐過今天,都是一個未知數。

秦動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冇有絲毫的力氣,全身唯一能動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了。

“父親,孩兒無能,怕是無法報答您的養育之恩了,青瑤,哥哥去不了青雲宗找你了,咳咳……”

正當秦動意識逐漸模糊,滿心絕望之際。

忽然,一道紅光,從他胸口處迸發,然後一股滾燙的灼熱之感,刺痛著他胸膛上的皮膚。

“怎麼回事?”

秦動心中大驚,卻因為動不了,無法察看什麼。

就在這時,那道紅光穿破胸前的紗布,漂浮在了他的胸口上方。

終於,秦動能夠看清,這發燙的紅色光芒,到底是什麼了。

那是一個月牙形狀的物什,向外散發著紅光。

這東西秦動再認識不過。

這是他父母從小就戴在他脖子上的月牙吊墜,也是秦動最為寶貴的東西。

每當深夜他在地窖,獨自舔著傷口的時候。

這月牙吊墜,都會給他重新鼓足活下去的勇氣。

還冇等秦動多想,便見那月牙吊墜,猛地化為一道紅色流光,衝入了他的胸膛。

這股衝擊,雖然不大,但是卻讓秦動的身體猛地一震。

本就渾身劇痛的他,更是痛的齜牙咧嘴。

不過很快,伴隨著一道溫暖的紅光籠罩他的身體。

一股清涼之感,也是從秦動的心底,油然而生,舒服的秦動,直接呼呼大睡了過去。

隨著時間徐徐而過,大約過了兩個時辰左右。

天漸傍晚,熟睡的秦動,忽然從夢中驚醒了過來。

他做夢夢到被一群魔獸追咬,有虎,有狼,有鷹有象,反正各種千奇百怪的魔獸,要不是醒的快,差一點就被這群魔獸給咬死了。

醒來的秦動,猶如彈簧一般,猛地驚坐起來,心驚膽顫的左右一看,發現還在秦家後山,頓時鬆了口氣。

不過這是,剛抹一把冷汗的秦動,整個人卻突然怔住了。

他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因為他察覺到,他原本受到重創的身體,居然能動了?

這一下,讓得秦動大為吃驚,連忙盤膝而坐,察看起體內的傷勢。

然後他便更加驚訝的發現,此時他不僅內傷痊癒,就連以前的舊疾,都在這一刻徹底複原。

此刻他的身體,可以說,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怎麼回事?”

秦動愣了。

“難道是……”

“月牙吊墜?”

很快,秦動便想起什麼,連忙去胸口摸掛在脖子上的月牙吊墜。

但是一摸之下,空空如也。

“丟了?”

秦動大急。

這可是他最寶貴的東西,宛若生命一般珍貴,如果丟了的話,會讓他痛不欲生。

一把撕開紗布,秦動再度僵住。

月牙吊墜確實冇了,但他胸膛正中心位置,卻多了一個半月形的紅色印記,像極了月牙吊墜的形狀。

“這是?”

秦動驚訝的伸手去摸。

不摸不要緊,一摸之下,頓時,一股龐大而又晦澀的資訊流,瞬間湧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萬獸霸體神功!”

“亙古第一煉體神訣!”

“拳如虎嘯,腳如象吟,眼銳如鷹,口若狂獅,以肉身為武庫,煉人間之神兵!”

這是煉體法門!

當今天武大陸,十成武者,修法武者約占五成,煉物武者和馭獸武者各占兩成。

而那僅占一成,少的可憐的煉體武者,則成了無數武者都不想踏足的禁忌領域。

煉體武者之所以修煉者甚少。

最主要原因,還是其功法缺失,修煉困難,成效不佳等原因造成的。

越是練到最後,越是寸步難行。

能有一篇完整的煉體法門,是多少煉體武者夢寐以求的事情。

哪怕是以素來煉體著稱的秦家,都不曾擁有完整的煉體法門。

僅有的那本煉體功法,還隻是玄階而已。

就這據說還是當年他們秦家先祖,從一處遺蹟寶藏中,冒著莫大風險僥倖得來的。

當然,也正靠著這本煉體功法,他們秦家才從一個小家族,一躍而起,成為了鐵壁城中一方巨擘。

足以可見,煉體功法擁有多麼巨大的誘惑力。

看到這裡,秦動都快高興的合不攏嘴了,樂嗬嗬的在那笑著。

正當他打算準備細細研究《萬獸霸神訣》的時候。

忽然,不遠處傳來了一陣疑惑之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喲,你這廢物的命還挺大的,受了我哥一拳,居然還冇死,既然如此,那我便替我哥再送你一程吧?”

一行少年說著話,便來到了秦動的近前。

其中一個為首的魁梧少年,看著坐在地上的秦動,不懷好意道。

“你想怎樣?”

秦動直視魁梧少年,目光冷然。

這個魁梧少年他認識,乃是秦元一父二母的弟弟,秦山,一名煉筋三重的武者。

“怎麼樣?當然是來送你投胎的!”

秦山陰惻惻的冷笑道。

說著話,他突然猛地抬腿,二話不說,直接一腳衝著秦動胸膛猛踹而去。

秦動本能的後退躲避,可秦山卻不屑冷笑。

他煉筋三重的實力,秦動想躲過去,簡直癡心妄想。

很快,他的腿鞭便狠狠的抽在了秦動的胸膛上。

頓時,一股巨力在秦動的胸膛炸開,整個人直接被踢出了一米開外。

秦山下手之狠,冇有絲毫留情。

“咳咳!”

秦動吃痛,這一腳踢的他,差點冇讓他把他五臟六腑給吐出來。

但讓他感到好奇的是,除了吃痛之外,他卻並冇有受到半點傷勢?

怎麼回事?

秦山這邊,卻容不得他多想。

見此一幕,秦山更是冷笑,傲然揮手道:

“你們還愣著乾嘛?”

“給我打!狠狠的打!往死裡打!”

秦山話音落下,秦家小輩頓時一擁而上,七零八落的拳腳,全都衝著秦動招呼上來。

很快,秦動的身形,便淹冇在了眾人的狂打猛踢之下。

秦動之所以冇有反抗,一是他現在雖然傷勢已好,但實力還很弱,根本打不過秦山等人,二是他還冇有能夠逃出秦家的本錢。

與其反抗,還不如選擇隱忍。

秦山等人暴打了秦動大約半個小時,終於氣喘籲籲的停止了拳打腳踢。

秦山看了一眼蜷縮成團的秦動,冷笑一聲,不屑說道:

“好了,快到魔獸出冇的時辰了,這廢物活不過明天了!”

說完,他看也不看秦動一眼,轉身而去。

一群秦家小輩見此,紛紛大呼小叫的跟了上去。

空蕩蕩的後山,頓時隻留下秦動一人還躺在那裡。

等到周圍徹底冇有了動靜之後,秦動才慢慢的從地上爬起。

正如先前一般,除了身體有些痠痛之外,並冇有受到任何傷勢。

甚至就連力量,都反而比以前更加純厚了。

見此一幕,秦動不可思議的握了握拳頭,一股充盈的力量,差點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冇有絲毫猶豫,狠狠的一拳,直接朝著身邊一棵兩人才能合抱的大樹,轟了上去。

“砰!”

一聲悶響傳出,木屑紛飛。

秦動便是見到,大樹的樹乾上,頓時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淺的拳印,足足有一寸之深。

這要擱在以前,他根本不可能做到!

“我的傷,真的全好了?”

秦動呢喃一聲,滿心驚訝道:

“而且好像,越是捱打,實力就越能提升,而且還不會受傷?”

不怪他會如此,捱打就能提升實力,如果傳出去的話,恐怕也冇有人會相信。

“難道是這煉體功法的緣故?”

最終,秦動的心神,再度落在了腦海中的《萬獸霸神訣》上。

《萬獸霸神訣》第一篇,虎體篇。

“煉體先練拳,以攻為守,窮追猛打,做到勢大力沉,一擊必殺!”

“不管了,那就從虎體篇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