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心灰意冷時,應該就是她想把這個號碼換了的時候。那時候,其實事業已經逐漸變好,她在行業也嶄露頭角了,所以纔回頭去找趙霆行,但是,被甩了合同羞辱,外送一個孩子,父親生病,她大著肚子不敢回去看望。

她那時、甚至到前陣子,都還執迷不悟。

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人生,為什麼要執著於過去?

蔣牧的出現,不僅是男女之間的情意,也不僅是相親市場上的條件合適,更多的是,他讓她真正看到以及體驗到,另一種生活方式。

她偶爾也可以像個小女生那樣生活。

蔣牧說:“所以,我認識你很久很久了。”

韓栗也說:“所以,我也認識你很久很久了。”

從幫他轉發的每一條簡訊裡,從幫他去找狗狗的每一次行動了,他們早已認識。

他很早就知道她堅硬外表下的柔軟和善良;

她也很早就知道他的溫柔和堅持。

彼此的目光膠著,韓栗的心如同被層層疊疊的雲朵包裹著。對麵的蔣牧又忽然說道:“現在回答你另外一個問題。”

“什麼?”她問。

“很想,不會!”他簡單得不得再簡單的四個字,卻讓韓栗臉紅心跳,那顆心跳快得衝破了層層雲朵。

她知道他說的是回答哪個問題。

你想跟我上床嗎?

你會跟你不愛的女人上床嗎?

他的回答,很想,不會。

趙霆行在西南忙了三天之後,徐澤舫終於幫他約到了魯總見麵。此一時,彼一時,往日見到趙霆行要卑躬屈膝、伏低做小的人,如今需要看在徐澤舫的麵子上才請得動他。

一進來,見到趙霆行皮笑肉不笑地說招呼:“趙總,彆來無恙啊,坐吧。”

神色傲慢,把自己當根蔥,徐澤舫在一旁看著挺煩,他就討厭這種得了勢就想踩壓彆人的人。他和他家顧少,甚至就是以前猖狂的趙霆行,也不會仗勢欺人。他們一群人脾氣雖一個比一個壞,但想比輸贏,想一較高下,都是放在正事上比。

趙霆行並不在意,招呼打完落座,這纔看到魯總帶來的女伴有點眼熟,那女孩也直勾勾看了他好幾眼。

“小莉,給趙總倒酒。”

小莉?趙霆行想起來了,是當初老太太給他介紹的對象,他為了氣韓栗,帶到森洲幾天,正巧那幾天,幫他照顧了韓召意。

這女孩是跟韓栗有些像,但少了韓栗身上的氣質。

他正走神之際,前麵的酒杯已經被小莉添滿了。小莉一改之前的作風,媚笑道:“魯總,我和趙總也是老相識了,我能先敬他三杯嗎?”

“當然可以。”

徐澤舫這是看出來了,魯總和這女人今天就是報複來了,纔剛落座,菜都冇上呢,就開始勸酒了,按這速度,今天非把趙霆行喝趴下不可。

“魯總,我們先吃點飯再說。”他用命令的語氣說的,趙霆行既然拉下臉來求他,加上他家顧少前兩天也交代了,能幫就幫,所以這幾天就是他罩著的人,怎能讓彆人欺負了去?

按趙霆行以前的脾氣,肯定是直接掀桌子走人,不慣著任何人毛病,但這次,徐澤舫替他解圍的話剛說完,他已經端起酒杯喝了一杯

“剩下兩杯,我自己倒。”

杯子比之前小莉倒的更滿。

做生意嘛,起起伏伏很正常。在高處時,想猖狂就猖狂;在低處時,該忍就忍,雖然忍的過程,內心在咬牙切齒,麵上也不能表露半分。

過程不重要,結果最重要,這是趙霆行一向的行為準則。

他自己不用魯總勸,就先空腹喝了三杯下去。

魯總拍手叫好:“趙總果然一如既往地豪氣。來,上菜,我今天高興,要陪趙總好好喝幾杯。”

說著又往趙霆行的酒杯裡倒滿了一杯白酒,皮笑肉不笑,小人得誌的樣子,讓人噁心。

一旁的徐澤舫直接開口了:“先吃飯,好酒不怕晚,晚點喝。”

說著就把趙霆行前麵的酒杯拿走。

魯總和旁邊的小莉陰陽怪氣地笑道:“趙總這麼慫的嗎?兩杯酒就乾趴下,還要徐總護著?”

剛纔還隻是暗裡諷刺,現在直接了當,似乎不把趙霆行逼得現出原型就不罷休。

以前在西南被趙霆行騎在頭上,現在有反擊的機會,當然不肯錯過。說完,依然居高臨下看著趙霆行,一副你能拿怎麼樣的小人嘴臉,就是想看趙霆新吃癟,還得求著他的樣子。

趙霆行笑著,從徐澤舫手中把那杯酒端過去。

就見他站了起來,對魯總笑道:“來,這杯酒,我敬你。”

徐澤舫看了,心裡直歎氣,你還是我認識的趙霆行嗎?

卻見他舉杯,手一揚、乾脆、灑脫,把手中的那杯酒潑到對麵魯總的身上,也濺到旁邊那位叫小莉的姑娘身上,酒杯裡的酒一杯不剩。

魯總被潑了一身酒,正要破口大罵。

趙霆行先一步開口,麵不改色,但態度猖狂:“老子缺的是錢,不是骨氣。還輪不到你這傻逼爬我頭上撒野。”

趙霆行是能屈能伸,但不是對誰都屈;他很缺錢,急需事業發展,但也不是誰都合作。寧願做利潤低的小生意,也不和這種人合作。

魯總:“姓趙的,你有種,不是看在徐總的份上,你他媽跪著求我,我也不來。”

趙霆行:“滾!”

他把手中的杯子順手也扔到魯總的麵前,杯子在桌麵上滾一圈之後,落在瓷磚地上,一聲清脆的破裂聲。

血性,骨氣都還存在的。隻是有些人值得他低頭,有些人不值得。

“你現在就是一隻鬥敗的狗,有什麼可牛逼的,我的大廈多的是搶著做的人。”姓魯的罵罵咧咧起身走了。

徐澤舫一直一動不動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到對方走了之後才轉頭看趙霆行。

趙霆行坐回自己的位置,開始大快朵頤地吃飯,絲毫不被剛纔的事影響。看到徐澤舫看他,他罵了一句:“吃飯,看什麼看。”

逮誰咬誰。

徐澤舫不在意,豎起大拇指:“牛逼,我敬你是條漢子。剛纔你要真喝了那杯酒,就真是慫貨,不配顧少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