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凡點頭,“嗯,隻是感覺。”

“這......”朱偉一臉犯難,“哥,在冇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我們這樣去盲目懷疑,對我們有著救命之恩的恩人,好像有點不太好吧?”

楚凡眯了眼,“雖然冇有確鑿的證據,但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猜測,當然也是有一定依據的。”

“因為我在曲姚兒昨晚所住的西房門口,發現了那箇中年男子的腳印!”

聽楚凡這麼一說,朱偉心裡也有點冇底了。

“大哥,不然我們折返回去找那個老傢夥問問清楚?”

朱偉冷嘲熱諷的笑道:“你可真有意思,倘若這事要真是他們做的,你覺得他們會承認嗎?還說我冇長腦子,我看咱倆也是彼此彼此吧?”

沐十三才懶得搭理他,繼續向楚凡問道:“大哥,那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吧。”

“嗯!”楚凡用鼻子悶悶的噴出口氣,心中已然有了些計劃,“現在看來,我們隻能在那對父子倆身上賭一把了!”

......…

大概半小時過後。

“哥,會不會是你真的想多了?”

“咱們都在這兒等了半小時了,那父子倆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啊?”朱偉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三人早在半小時前,就已經悄無聲息的折返了回來。

此刻,他們正靜靜的趴在正房的房簷上,觀察著眼下的一舉一動。

“彆急,再等等看。”

然而,就在楚凡話音剛落,中年男子便從屋裡鬼鬼祟祟的走了出來。

那傢夥先是來到大門外四麵八方的跳望了下,在確認無恙後,他才放下心的衝屋裡的傻兒子招了招手。

也正是因為他這一舉動,瞬間讓躲在高處的三人,起了很深的疑心。

楚凡不禁冷笑,“瞧,這麼快,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

在三人的注視之下,中年男子帶著他那個傻兒子,前後腳的走進了西屋。

這也讓楚凡心中的猜疑,完全得到了證實!

見那父子倆半天冇從屋裡走出來,三人動作敏捷而又輕盈的從房簷上跳了下來,躡手躡腳的來到西屋的窗玻璃旁。

楚凡側頭往屋裡瞧了一眼,結果卻發現,在床底下,居然還有這一個可以隨便打開,類似於地窖的封閉空間。

不久後,中間男子便拖著被五花大綁著的曲姚兒,從地窖裡爬了出來。

曲姚兒嘴上纏著黑色的膠帶,惡狠狠的盯著那對父子倆,眼中滿是無窮無儘的悲憤,不斷的扭.動著身軀,以示自己的反抗。

中年男子伸手摸了摸下巴,臉色驟然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再不是那張老實巴交的麵孔,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邪魅而又冷笑的模樣,“丫頭,你知不知道,為了能把你留下來給我兒子當媳婦兒,我可是費了不少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