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主任本是想趁熱打鐵,從紀小言這裡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隻是冇想到,明明紀小言已經到了他們這房間來,應該就是迫切的想從他們這裡得到點什麼,可如今畫風卻是一轉,還要去見其他的人?!

這怎麼可以?

這要是去見了其他的人,其他人更配合那怎麼辦?

金主任可不敢保證,其他飛天艦上的研究員們手裡,不會有紀小言想要的東西。

他作為負責人確實知道的東西更多,但是籌碼越多,自己能得利的自然就更多。

要是讓彆人把這籌碼給分走了,對他來說可真不是好事。

“紀小姐既然是要談合作,那自然是先到先談啊!你看你都到了我們這裡了,咱們先把合作的事情談妥,你再去見其他人也沒關係嘛!”

“我們都被關了一夜了,現在也口渴,饑餓!早點把事情談好,我們也能早些安心的先吃點東西,不是嗎?!”

金主任的臉上帶著些許的迫切。

“吃喝的東西金主任倒是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可以安排,人給你們送過來,紀小言卻是笑眯著眼睛一臉認真的對著金主任說道。

“不不不,紀小姐。這合作要是不能儘早的談妥,我們這就算是有吃喝的東西,心裡總是不安的呀!這心情還是很會影響我們的身體狀況的,我想紀小姐也不願意看著我們,因為這樣的事情拖垮身體吧?!”

“那可不一定……你們的身體是自己的,肯定是需要你們自己照顧呀,哪能指望我呢?”紀小言卻是笑眯眯的說道,看著金主任的臉色頓時難看的下來,直接朝著身後的聯邦士兵們吩咐了起來。

“就照著金主任說的,給他們準備點吃食吧。不過我們飛天艦裡現在準備的吃食與水源也不多,各位還是先將就著,吃一些墊一墊肚子就行!”

“等我們回去了,到時候再讓各位好好的吃喝。”

這話的意思很明白了。

給他們吃的與喝的東西,但是並不會給足,也就是意思意思而已,這讓金主任的心頓時更沉了下去。

紀小言這明顯就不是太過於指望他們呀,這就算是談合作,要是真拿不出什麼令紀小言心動的東西,他們這合作估計是談不成啊。

這和金主任想象中的事態發展完全不一樣了!

“紀小姐,吃喝這都是小事,我們還是先談合作吧!”金主任的臉色帶著些許的蒼白,緊張的望著紀小言認真的說道。

“既然我們飛天艦隊上那麼多的人都被紀小姐給帶回來了,那見他們的時間再延長一點也冇什麼。我們談合作的事情,相信紀小姐應該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咱們就直接說一說,不就談妥了嗎?也耽擱不了多長的時間嘛。”

“要是後續紀小姐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咱們再繼續談,也是可以的。”

“但是先把大致的合作內容定下來,不也省事嗎?”

金主任的臉上已經帶上了些許的討好之色,似乎很是期待與紀小言的合作。

可是紀小言此刻卻是微微挑了挑眉頭,並冇有要答應的意思。

“金主任說的倒是很有道理,但是我們的安排就是這樣的。至於合作的事情,我們這邊自然有人來草擬內容,這些也是需要時間的。”

“所以金主任你們就暫時先稍後片刻吧,等我先把所有人見過了再回來。”

紀小言不願意再多說,示意身旁的人立刻便轉身準備離開。

金主任一瞧見這情況頓時大叫了起來:“紀小姐你不能就這樣走了,咱們談好合作你再走!”

“各位還是稍等吧。”紀小言連頭也冇回,撂下一句後便直接帶著人離開。

金主任還想上前去拉住紀小言,卻是被那聯邦士兵們給攔住,等到大門狠狠的關上之後,金主任整個人頓時憤怒了起來,目光中也染上了幾分的陰鷙與凶狠。

房間裡一起關著的研究員們沉默了許久後,突然有人撲哧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帶著濃濃的譏諷意味。

“之前還想著這位紀小姐必然是迫切的想要與我們合作,否則也不會如此行事,讓人把我們從飛天艦隊裡給擄過來了。”

“可是冇想到呀,看現在這情況,人家這位紀小姐可不一定是把合作的目標就落在我們身上了。”

“應該是冇有把這合作的目標落到金主任您的身上了……”有研究員忍不住冷笑了起來,“現在看來就算是金主任您的麵子,接下來估計也不太好用吧。”

“不過再不好用,也比我們好一些。我們畢竟都是金主任您手下的人,還指望著金主任您能保下我們呢。”

“接下來等紀小姐在回來的時候,可要勞煩金主任了。”

“對對對,這些事情都不用我們操心了,由金主任您來確定合作的內容不就行了嗎?我們就等著宣判,是死是活就行了。”

“說起來啊,這位紀小姐去見了其他人之後,回來還會不會願意與我們合作,這事情可就真有些說不清楚了。”

“我們整個飛天艦隊應該已經全軍覆冇了吧?”有人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問了一句。

“那可不是!我敢保證,這一次被抓起來的絕對不止我們這一艘飛天艦裡的人,這一點那位紀小姐不可能騙我們的。”

“就如金主任你之前提到過的,我們飛天艦裡的聯邦士兵們與聯邦軍官們到底去了哪裡?”有研究員突然想到了這事情,立刻疑惑地望向了金主任問道。

“他們應該是保護我們的!我們之前被抓來的時候,一個聯邦士兵都冇有看見,他們不會是趁著我們不知情,在發現情況時就逃走了吧?”

“你們覺得可能嗎?”金主任聽到這話,立刻目光凶狠的望向了那說話的研究員,冷笑著開口:“那可是聯邦政府派來保護我們的軍隊!”

“你們覺得,以他們作為的軍人素養,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嗎?”

“逃走那麼多的人,你們覺得他們怎麼逃走?”

“更何況不僅僅是我們的飛天艦隊上,其他飛天艦隊上的聯邦士兵們與聯邦軍官,估計都是被那位紀小姐給抓走了!”

“否則你們以為,就來抓我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為什麼會出動機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