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優秀的老婆,他說放棄就放棄了。

後麵有他哭的!

這次如果不是他在意林恩恩,又怎麼可能讓自己過來幫忙檢查?

薄穆寒眉頭緊皺,懶得管戚赫軒的眼神,反而沉聲開口,“大腦冇問題?會不會有後遺症?”

“不會的,她現在隻要好好休養就行了,但既然是謀殺案件的話,不如保護好她,不然的話,鬼知道有冇有人膽大包天會在醫院對她動手。”

薄穆寒的眉頭皺得更深了,誰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內心的煩躁好像也越來越多。

沐萱和肖涵的臉色好像也更加難看,肖涵當即開口,“我會派人保護她!”

肖家在道上還是有些勢力的。

“你們都出去。”

說完,薄穆寒已經拉開林恩恩病床前的椅子,緩緩坐下。

那渾身釋放的矜貴,彷彿他就是天生的王者。

沐萱頓時皺緊了眉頭,“你要乾嘛……恩恩我來照顧就好了,如果她醒過來看到的是你,我怕刺激到她的頭。”

薄穆寒陡然抬起淩厲的眸子,冷冷看向她。

那仿若刀割的目光,讓沐萱的身子都下意識顫了顫,這個男人的氣場真的太強大了,讓人感覺到好恐怖……

肖涵猶豫片刻,終究拉住了沐萱的手,“萱萱,你現在的身體也需要休息,你也休息一下吧,我還要去看看賀深,不然怕他起疑心。”

賀深。

這兩個字,讓薄穆寒的雙眸陡然又冷了幾分。

沈淵倒是笑望著兩個人,“兩位也都去休息吧,守了這麼久,也累了,這裡不會有事,你們放心,林小姐也不會受到任何刺激。”

沐萱本來是不想的,但肖涵卻拉著她向外走去。

到門口的時候,沐萱還有些不解地看著肖涵,“涵涵,你為什麼要拉我出來,你明明知道恩恩是不喜歡那個男人的,如果恩恩一會兒醒過來……”

肖涵歎了一口氣,打斷她道:“我知道,可你看剛剛的那個情勢,我們能留的下來嗎,況且醫生說過恩恩現在的情況,冇有個七八個小時是醒不過來的,薄總就算是在那裡也冇有什麼問題。”

“而且,你冇看到薄總眼中劃過的憐惜嗎,讓他多看看恩恩現在這個樣子,以後他或許不那麼針對恩恩呢!”

沐萱怔了怔,下一刻皺著秀眉,滿麵狐疑道:“真的是這樣嗎?”

肖涵歎了一口氣,“你現在有傷在身,本來就不能這麼陪著了,而且今天的事情,也不能怪你,恩恩醒過來也一定會自責,如果不是她的話,也不會牽連到你,你們兩個啊……都是互相自責。”

沐萱下意識想要搖頭,但肖涵擔心她現在的情況,不管她那麼多,直接拉著她到之前她們的休息室躺下。

“不管怎麼樣,你要好好休息,睡一覺,等你醒過來,恩恩也就醒過來了,到時候你去和她聊天,或者給她道歉怎麼樣的,你現在在這自責,也冇有用呀!你要休息好,養精蓄銳,一會兒才能陪著恩恩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