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臣跟他們聊了一會,就去書房忙,他們幾個在客廳休息。

等到林叔準備好宵夜,白書易過去書房門口,問了聲顧南臣。

“三哥,你要不要來點宵夜?”

白書易端著炒飯邊吃邊看著顧南臣那邊,林叔的海鮮炒飯不錯。

顧南臣抬眸掃了一眼白書易,聞著那炒飯還挺香的,“炒飯?”

“是啊,林叔的海鮮炒飯,超級好吃!”說著,白書易又吃了幾口,不知道的還以為晚飯冇吃,餓了幾頓了。

“還有嗎?”顧南臣又問了一句。

白書易點點頭,“還有,你要吃,我去給你盛一盤過來!”

“不用!”顧南臣給葉紫夏打了電話上去,“我問你嫂子要不要吃!”

白書易看了看顧南臣,含笑打趣,“你不是說嫂子休息了嗎?都睡覺了還想著把嫂子挖起來吃東西啊?”

顧南臣冇搭理他,等了一會,葉紫夏才接通電話,“什麼事啊?”

“你睡了?”聽到她聲音有點惺忪,顧南臣挑了下眉頭,柔聲問道。

“有點困了。”葉紫夏打了個哈欠,孩子們洗完澡跟她道了晚安就回房間去睡覺了,她自己一個人也無聊,也想睡了。

“吃炒飯嗎?”顧南臣問了一句,怕她夜裡肚子餓。

“嗯……”葉紫夏猶豫了下,問道:“你做的?”

“不是,是林叔,海鮮炒飯!”顧南臣跟她說著,白書易也插了一句,“還有燒烤!”

顧南臣瞪了門口的傢夥一眼,葉紫夏都聽到了,“我想吃,你幫我弄點吧,還有燒烤!”

顧南臣應了聲,掛斷電話,起身離開書房,經過白書易的時候,白書易對上他銳利的目光急忙側身站到一邊去,訕訕笑了笑。

“嫂子喜歡燒烤,偶爾吃幾次沒關係的,隻要不是對孕婦傷害很大的食品,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保持心情愉悅最好!”

顧南臣過去餐廳那邊,文韜,武略,錢罐子都坐在那大快朵頤,見到他,急忙招呼。

“顧爺……”

“你們慢吃!”顧南臣擺擺手,拿了碟子給葉紫夏盛了一盤炒飯,又拿了一些燒烤。

“少爺,你這是給少夫人拿的?”林叔看顧南臣的樣子猜到應該是給葉紫夏拿的,過來幫忙拿一些。

“嗯!”顧南臣應了聲,端著一個人的份量上樓。

“子恭他們不吃?”白書易看了看他們幾個,在餐桌上坐了下來,剛纔是文韜負責上去喊小傢夥們。

“小少爺他們都睡下了!”文韜笑了笑,他上去喊人,結果六個萌寶都睡著了。

“這麼快!”白書易驚訝了下。

“應該是累到了!你們還想吃什麼,我這就再去準備點。”林叔招呼他們,想一起準備好,要收拾廚房。

“這些就行了吧!”白書易看餐桌不少好吃的,看了看文韜他們幾個。

武略跟錢罐子也紛紛點頭,不用林叔在忙了。

“我們吃這些就行了!”

“那我去收拾廚房了啊!”林叔笑道。

“林叔,坐下陪我們一起吃點唄,一會,我們幫你收拾!”文韜招手叫林叔一塊,還去拿了酒過來。

晚飯的時候,他們還冇吃過癮呢。

“林叔,來喝一杯!”

白書易,武略,錢罐子紛紛吆喝,錢罐子還起身過去拉林叔過來。

林叔盛情難卻,坐下陪他們小酌一杯。

“我就喝一杯啊,明天早上四點多我還得起來給少夫人煲湯!”

“你煲什麼湯啊,這麼早就開始……”

他們邊聊邊吃的痛快。-